欄目導航
解放軍少將:中國軍隊越來越強硬?正常操作而已
瀏覽:72 發布日期:2019-06-10

  原標題:姚云竹:中國軍隊越來越強硬?正常操作而已

  觀察者網: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然而兩國關系卻蒙上了陰影。前不久,費正清東亞中心前主任傅高義先生表示,雖然美國政客和高層現在對中國很不友好,但這并不是美國社會主流的情況。對于這樣的說法,您怎么看?在您的觀察中,美國社會各個層面對中國的觀感是否存在某種共識?

  退一步說,中美兩國都是核武器國家,都掌握著可以給對方造成巨大損失的核武器。冷戰的經驗告訴我們,核武器還是能夠起到懾止戰爭發生和升級的作用。今天,中美兩個核武器國家之間發生軍事沖突、并升級為大規模戰爭甚至是核戰爭,我覺得這是很難想象的場景。希望核武器有足夠的威懾力,使中美這兩個大國,最終不至于走向軍事沖突。

  姚云竹:香會通常都會以美國國防部長的專場演講開始,今年增加了中國國防部長的演講專場。美國代理防長沙納漢詳細闡述了美國的印太戰略,而與之相對應,中國防長演講的內容是中國與國際安全合作。

  觀察者網:這次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參會,并在演講中提到了貿易摩擦、臺灣問題。您覺得他想對外界釋放什么樣的信號?

  姚云竹:這次香格里拉對話會有一個大背景,就是在過去一年中美關系迅速下滑,貿易談判無果而停,經貿沖突產生外溢效應,漫延到政治、軍事、人文、技術等各個領域的時候,中美關系的惡化構成了此次“香會”背景。從開幕晚餐李顯龍總理的主旨發言開始,中美關系的發展前景及對地區與國際安全形勢影響,成為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涉及最多的問題。可以明顯感到中美交惡,是亞太地區和全世界都在擔心的重大事態。

  當地時間2019年6月2日,新加坡,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出席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會并發表講話。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姚云竹:我覺得社會各個層面的意見往往是多元多樣的,在美國、在中國都是如此。畢竟中美兩個大國有那么多的人口,有那么豐富的文化結構,還有那么不同的利益區分。美國的民眾目前對中國的看法總體上來說還是友好的,當然也會有一些不理解和不滿意。現在更關鍵的問題是美國政府、美國的精英層、企業界、包括美國的媒體,對中國的看法在逐漸轉向負面,這種轉向有深刻的原因,不是因為某個總統當選就會改變,換個總統就還會變回來。政府和精英群體以及媒體會對公眾的對華認識產生影響,這種影響可能還要過一段時間才能顯現。

  完全套用歷史上的一個案例來描述、比擬和假設中美關系的未來,并不一定科學。

  其次,當前世界處于大變局之中,地區安全出現了一些問題,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都希望親耳聽到中國軍隊的領導人對重大問題的看法,聽到中國的聲音。

  我覺得從當前的情況看,美國的政策界可能形成了對中國要強硬起來的共識,但還沒有形成如何對待中國、如何強硬起來的共識。要形成一個國家的共識,可能還需要一定的時間,一定的輿論動員,更多的與中國互動,以及更深入廣泛的討論。當前在如何對付中國的問題上,并沒有出現上下一致、兩黨一致的共識,甚至在共和黨和民主黨內部,在政府不同部門之間,在行政部門與國會之間,在社會不同群體之間,都是有很多分歧的。考慮到這些分歧和差異,就很難總結出美國對中國所謂的“主流看法”。但是目前對中國的認知,確實發生著負面轉向。

點擊進入專題: 聚焦香格里拉對話會

  2019年香格里拉對話會于5月31日在新加坡開幕,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魏鳳和出席并于6月2日發表主題演講。過去,一些西方國家經常將“香會”當作向中國發難的場合。而今年,中國防長的出席、中美經貿摩擦的背景,讓本屆“香會”更顯特別。

  觀察者網:您曾多次參加“香會”,對于今年的議題設置,您怎么看?

  觀察者網:2019年“香格里拉對話會”今天剛剛在新加坡閉幕。中國這次派出了高級別代表團參會,您認為主要目的是什么?

  觀察者網:中美競爭是一個熱門話題,無論在“香會”,還是其他論壇上都是如此。例如,美國著名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一直以來備受爭議。由這一理論出發,一些人認為中美之間注定會有一戰。對此,地產新聞您怎么看?

  中國派出如此高級別和規模龐大的代表團,主要想對外界釋放什么樣的信號?中美關系前景如何?觀察者網特邀曾多次參加“香會”的中國軍事科學學會高級顧問、盤古智庫顧問委員會高級顧問姚云竹退役少將帶來解讀。

  除此之外,在全體人員參加的大會上,還針對地區熱點和當前緊迫的安全問題,設置了有關朝鮮半島未來走向、變化著的亞洲安全秩序和挑戰、預防競爭領域人沖突、以及確保地區充滿韌性和穩定等議論議題。同時在六個平行分組會上,也設置了網絡安全、海上合作、南太平洋的戰略利益與競爭等議題。我認為議題的設置照顧到了出席者不同的安全關切,有一定的容量;也抓住了當前最緊迫的安全問題,有利于進行具體討論。

  第三,“香會”是一個規模很大的地區安全論壇,今年出席會議人有44個國家的政府代表團,正式代表有600多人,其中包括28個國家的防長。還有500多家媒體到場采訪。這不僅是一個表明中國態度立場的重要場合,還是一個廣交朋友和解決問題的外交場合。在兩天多的會期中,各國軍隊和防務領導人進行了200多場雙方和多邊會晤。中國代表團當然也充分利用了這一機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高效率地進行互動,交朋友,談問題,談合作。

  姚云竹:中國今年的確是高規格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派出了54人的代表團,其中有13名將級軍官。我覺得具體應該從幾個方面來看:

  [采訪/觀察者網 吳立群]

  從他的發言和回答問題來看,他在努力踐行自己的這一目標。他認為中國在世界大變局中,選擇了和平發展,開放包容,合作共贏和文明互鑒的路徑。并具體介紹了中國政府和中國軍隊維護世界和平與繁榮的政策與作為。他也非常坦誠和直截了當地對與會代表表明了自己對臺灣、南海、朝鮮半島和中美關系等問題的看法。

  姚云竹:艾利森教授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知名教授,我與他多次交往,很尊重他,但我卻不能完全同意他的觀點。把2500多年前歷史上的戰爭、當作國家興衰和大國輪換的普遍規律,并用此來說明中美之間必然會走向戰爭,這里面忽略了很多因素。

  通篇來看,他的發言強調了要進行合作,共同解決問題。當然,在講到臺灣問題時,他傳遞的信號也是十分堅定明確的:“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哪有不統一的道理?如果有人膽敢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別無進擇,必將不惜一戰,必將不惜一切代價,堅決維護祖國統一。”

  姚云竹:魏部長在會議的第二天有一個50分鐘的專場發言,是本屆香格里拉對話會最引人注目的活動之一。一開始,魏部長就表明自己是“為交流互信而來,為和平合作而來”。

  當今世界與歷史上各個時期的世界都有太多不一樣。我們已經步入經濟全球化、信息數據化時代,中美關系更為復雜,更為矛盾,也更不能用簡單的分析框架進行解釋。除了利益的沖突與對立之外,中美之間仍然還有大量的利益交織。通過戰爭來解決利益沖突和對立,對哪個國家來說都不是一個明智的辦法,也不是一個可行的辦法。此外,中美都不構成對對方的生存威脅,也沒有一定要消滅對方的意識形態,不會發展成你死我活的敵對關系。競爭、沖突、對抗會發生,但也還有很多合作的機會。

  當地時間2019年6月1日,新加坡,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會在新加坡舉行,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帕特里克·沙納漢出席。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首先,防長參會表明了中國明確認識到作為一個大國的軍隊,有責任、有義務出席重要的地區安全論壇,并在論壇上發揮自己的作用,體現自己的價值。這符合中國自身的利益。

  總體上看,中國防長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闡述中國軍隊的政策主張,是水到渠成,勢在必行。從參會情況看,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觀察者網:由于中美“貿易戰”沒有能夠按照期待得到解決,中美關系呈現迅速下滑的趨勢,香會上的火藥味也顯得更濃一些。

,,
真人龙虎斗破解 文案公司赚钱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平台刘盛客服a 白山在线游戏大厅下载 订阅公众号怎么赚钱 秒速飞艇计划预测 山西11选5走势图遗漏 赚钱代替词语 社会福利彩票规则 广西11选5人工预测 男人就是赚钱的 像花钱的活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888棋牌官方下载最新版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爱玩棋牌25qp手游下载 加工羊肉能赚钱吗